<acronym id='4322s'><em id='4322s'></em><td id='4322s'><div id='4322s'></div></td></acronym><address id='4322s'><big id='4322s'><big id='4322s'></big><legend id='4322s'></legend></big></address>

<code id='4322s'><strong id='4322s'></strong></code>
    <dl id='4322s'></dl>

    1. <i id='4322s'></i>

    2. <fieldset id='4322s'></fieldset>
    3. <span id='4322s'></span>
    4. <tr id='4322s'><strong id='4322s'></strong><small id='4322s'></small><button id='4322s'></button><li id='4322s'><noscript id='4322s'><big id='4322s'></big><dt id='4322s'></dt></noscript></li></tr><ol id='4322s'><table id='4322s'><blockquote id='4322s'><tbody id='4322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322s'></u><kbd id='4322s'><kbd id='4322s'></kbd></kbd>

      <i id='4322s'><div id='4322s'><ins id='4322s'></ins></div></i>

        <ins id='4322s'></ins>

          走進電影院觀影的習慣,會因為疫情而改變嗎?

          • 时间:
          • 浏览:11

          今也談談,古也談談。這裡是一手查舊賬一手翻新聞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

          《英雄》劇照

          我覺得圍繞電影有幾種意志。將電影和意志聯系在一起,似乎將電影作為一個主體,一個可以生成自我意志的事物這顯得非常後人文主義。最近幾年後人文主義和科幻片研究十分時髦,筆者其實不僅僅是追趕這一潮流,而是另外一種心態的反映。如果說在《電影政治》裡面強調個體自我表達的勇氣和個體營造電影文化的信念,這是一種人文主義的觀點,電影意志的後人文主義性則顯得消極多瞭。

          但是筆者仍然強調電影是一種集體潛意識的表達,電影將永遠在某些層面上是個體或者大眾最為深刻的內在意識的綻放和顯示。所以在書中強調全民共同的人文理想對於電影表達的推進,以及從1990年代的第六代電影以來的獨立電影風貌之下逐漸增長的個人主體性的顯現

          這麼說也許過於晦澀和復雜,也許可以從電影文化中尋找案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電影文化中出現的娛樂電影,今天分析起來也許久遠,但都是很好的例證;九十年代的第六代個人電影的產生,當然也是一種社會普遍意志的表達;2000年後張藝謀大片的視覺至上主義,其實是在補西方電影於1980年代就已經完成的功課,這可以看作是電影藝術內在自發的沖動;而最近幾年中國電影中出現瞭黑色電影的熱潮,其實是非常值得分析的現象。

          《頑主》劇照

          電影院:一種可以彼此看到的生活

          這一電影潮流的出現,你說是對於國外電影文化的學習也好,說是中國電影人創作時的自覺自發也好,它都已經成為中國院線觀影的新品種,而且觀眾也已經逐漸適應瞭它的觀賞機制,並且從中獲得瞭宣泄,票房就是證明。黑色電影本來是在歐洲和美國發展起來的一種電影敘事傾向,有人將其看作是一種風格,後來有學者也將其看作是電影類型,都有一定的道理它都是對於一種黑色命運的觀看和吟詠,一種品嘗苦澀的文化行為。去年的作品中,《南方車站的聚會》是一部黑色電影,票房不如預期高,但是卻帶來瞭大量的關於黑色電影的討論。去年筆者寫瞭一篇文章,分析黑色電影在歐洲和美國的誕生與時代的關系,就是說,黑色電影不僅僅是一個美學潮流,它還是一種與社會和時代面貌的互動下產生的電影文化。

          而去年中國電影有兩個重要的分支:一個是主旋律電影占據瞭大量的電影院觀影的吸引力,這是最近幾年少見的現象;一個就是黑色電影的潮流,當然我這裡說的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黑色電影,還指一些具有黑色敘事格調但不一定歸為黑色電影的電影,比如《少年的你》《哪吒之魔童降世》,它們在去年構成瞭巨大的院線吸引力。

          所以我說去年電影有兩個主色調,就是紅色與黑色。我認為紅色是中國電影的超我,黑色是中國電影的本我。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他人的電影,我的塊壘》中,筆者認為:潛意識本我的表達構成瞭電影的某種內在意志。龔自珍說,欲為平易近人詩,下筆情深不自持。有時候左右你筆端的,並非你此刻的表層意識,而有最深處的事物在不可遏抑地湧現。重視這股潛意識沖動,中國電影才能獲得力量。

          中國電影的未來走向,與以往一樣,有幾種潛在的電影意志的左右和促發,我們當然希望它在一種真誠的環境中有開明的走向。在最近躲避疫情的日子裡,對於我個人來說,不是適應瞭獨處的生活,而是加倍感覺到一種可以彼此看到的生活的必要,電影院就是這樣的一個場所。它讓我們處於一個空間內,聽到彼此的呼吸、笑聲或鼾聲中,我們有一種共在感。我們通過對於電影的欣賞和批評,獲得交流和成長。電影意志在銀幕上呈現,那是我們共同的命運,也來自於我們共同的渴望。(王小魯,電影學博士,影評人,策展人,供職於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著有《電影意志》《電影與時代病》《電影政治》等。)

          欲要知曉更多《走進電影院觀影的習慣,會因為疫情而改變嗎?》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娛樂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資訊。

          本文來源:影視 責任編輯:佚名